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貞觀賢王 -> 書目 -> 第512真強大的武媚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512真強大的武媚

    第512章秦懷道坐在那里,考慮著對方轉移的視線的事情,如果有可能,那就是阻止自己去查賬了,

    可是哪怕是燒了工部工坊,也是不能阻止自己多長時間的,總不能說,對方一直想辦法來阻止的,這點也說不過去,

    但是這個事情還不能對他們說,現在知道自己去查賬的,也就是太子和李泰,當然,如果誰貪腐了,肯定也能夠知道,自己早晚要查賬的,

    但是這個事情,肯定和太子或者魏王有關系,可是之前自己去找他們了,他們說這個事情和他們沒有關系,他們不知道。

    “繼續查吧,肯定能夠查出來的,那個死士,也要套出他的話來,一定要查清楚了!”李世民看著秦懷道吩咐說道,秦懷道點了點頭拱手說道:“是,父皇放心,兒臣肯定查清楚了!”

    “好了,不說這個了,這個交給你,父皇放心,你呢,也不要著急,那個燒毀的工坊,該重建就重建,畢竟,毛料工坊的利潤也不少,這里面還涉及到了世家那邊!”李世民對著秦懷道繼續交待了起來,

    秦懷道點了點頭,在甘露殿聊了一會,秦懷道就回去了,先是去了武衛的軍營,那個死士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哪怕是用上酷刑,那個人還是一個字都不吐出來,這個就讓秦懷道有點上火了,想著要不要親自上,但是旁邊的武衛都勸著秦懷道不用,說是有**份,秦懷道只能作罷,

    于是就回到了自己的府邸,因為昨天晚上沒有睡好,秦懷道就躺在書房的軟塌上面,不一會就鼾聲響起,

    李麗仙和武媚兩個人也是過來了,看到了秦懷道躺在那里打鼾,于是拿著被子給秦懷道蓋上了。

    “老爺昨天晚上基本上是沒有睡的,一大早又去調查這個事情了,老爺還想著,今年估計是沒有多少大事情的,能夠好好在休息一年,沒想到,剛剛開年就出這樣的事情。”李麗仙坐在秦懷道的書房說著。

    “敢燒工坊的人,屈指可數,此事,肯定是另有目的的,燒工坊不是他們的目的,目的還是其他的方面!”武媚也是坐了下來。

    “嗯,你腦子轉的快,等老爺醒來了,你和老爺一起分析一下!”李麗仙對著武媚說著,

    秦懷道點了點頭,沒一會,李麗仙就先出去了,這么偌大的一個府邸,肯定是有事情的,而武媚就是坐在秦懷道的書房看書,一直到了傍晚時分,秦懷道才醒來。

    “老爺,醒來了?”武媚看到了秦懷道醒來,馬上就給秦懷道倒水。

    “嗯,幾時了?”秦懷道做起來,看著外面陰暗的天空,開口問了起來。

    “酉時了,外面還在下大雪呢,如果今天晚上還要下一個晚上,那么明天肯定會有受災的情況,夫人剛剛還讓管家準備好了救災的糧食,秦府的食邑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城外肯定會有很多難民的。”武媚把水杯遞給了秦懷道,

    秦懷道接了過來,喝完了,接著武媚把杯子拿走,秦懷道走到了書房的窗戶面前,拉開了窗簾,看到外面的積雪都是非常厚,就窗臺上面的積雪,秦懷道看著不會低于30公分,這還是還有很多雪滑落到地上去了,外面的空院子,秦懷道看著地上的積雪,肯定是已經到了膝蓋了。

    “善道回來了嗎?”秦懷道想到這點,對著武媚問了起來。

    “回來了,剛剛回來的!”武媚開口說著,秦懷道點了點頭,拉住窗簾,坐了下來。

    “老爺,和我說說工坊的事情可好?”武媚坐下來,到了秦懷道身邊說道,秦懷道聽到了,笑了起來。

    “老爺,你笑什么?”武媚不知道秦懷道笑什么,就問了起來。

    “你懷孩子后,老爺有什么事情都不敢去吵你,現在兩個小屁孩也長大了一些,有什么事情還可以和你商量了!”秦懷道笑著摸著武媚的臉說道。

    “那是老爺你疼惜!”武媚抓住秦懷道的手說道,心里也是很感激,她自己也知道,這段時間,秦懷道有什么事情,也不會去找武媚說,不是不相信她,而是不想勞煩他。

    “嗯,那跟你說說吧!”秦懷道點了點頭,接著就開始把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有自己的分析說了起來。

    武媚聽到了,就坐在那里考慮著,過了一會,

    “此事八成是和太子或者魏王有關,對了,老爺,今天魏王在甘露殿嗎?有什么異常的舉動嗎?”武媚坐在那里,看著秦懷道問了起來。

    “嗯?”秦懷道聽到了,馬上看著武媚。

    “真有異動?”武媚看著秦懷道問了起來。

    “沒錯,說是頭暈,可能沒有睡好!”秦懷道點了點頭說道。

    “那就是他了,他肯定是知道你抓住了一個死士吧?他想要給誰通風報信,或者說,處理干凈這個死士的事情!”武媚看著秦懷道說著。

    “你的意思是說,造紙廠和印刷廠的事情,都是他弄的?他弄造紙廠我能夠理解,印刷廠的錢,他是怎么弄出去的?”秦懷道不解的看著武媚問了起來。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可能也不是直接弄的,而是通過了某些人的手!”武媚想了一下說道。

    “但是印刷廠是太子監管的,他就這么膽大?”秦懷道接著問了起來。

    “如果太子縱容呢?老爺,你不要把太子想的太單純了,這幫人,就沒有單純的,你就想想,如果太子知道了,他會不會說出來?”武媚接著看著秦懷道問了起來。

    秦懷道聽到了,看了一下她,然后仔細的琢磨著,然后苦笑的搖頭說道:“不會,他說出來的效果是最差的,而如果是我查出來的,那效果是最好的,魏王有可能直接要出局!”

    “是吧?太子肯定知道這個事情,他希望你去查,查清楚了,那么魏王也就完蛋了!”武媚看著秦懷道說了起來。

    “嗯,魏王要這么多錢干嘛?我預計,不會低于5萬貫錢,甚至更多,他需要這么多錢?”秦懷道點了點頭,接著問著武媚,

    這么多錢,如果不是有大筆開銷,他李泰瘋了,敢動用這么多,如果說是動用了5000貫錢,也許秦懷道都不會去查,畢竟有點相差,也不會警惕起來。

    “那就是在謀大事了!”武媚也是輕聲的說了一句。

    “大事?”秦懷道不懂的看著武媚。

    “老爺,我也是猜測,要不然,他需要這么多錢干嘛?”武媚馬上警醒了過來,看著秦懷道說著。

    “大事,你是說?”秦懷道還是盯著武媚問了起來。

    “有可能,要不然,誰會需要這么多錢,老爺,你現在琢磨琢磨,突厥和吐蕃的事情,還有這次工坊的事情,另外就是這個錢的事情,結合起來看,你不覺得可疑嗎?”武媚看著秦懷道問了起來,

    秦懷道也是看著她,接著秦懷道站了起來,背著手在書房里面走著。

    “不行,我要去皇宮面見父皇!”秦懷道感覺這個事情有點大,真的有可能如武媚說的,李泰在謀大事。

    “老爺,不可!”武媚馬上站起來,拉住了秦懷道的手。

    “為何?這樣的事情,難道知道了還不要稟報嗎?”秦懷道不解的看著武媚,這樣的事情,不可能不匯報的。

    “老爺,你沒有證據,這樣就是誣陷,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在這里推測的,不能作為證據的!”武媚著急的對著秦懷道說道。

    “他這么大膽嗎?敢如此?他如何調動部隊?左武衛就在京城,好幾萬人,右武衛在曲江,也好幾萬人,他想要謀反,可能嗎?瘋了?”秦懷道盯著武媚問了起來。

    “老爺,當年陛下不也做了這樣的事情?我估計魏王想要殺的不是陛下,而是太子和吳王,因為晉王在外面,那么晉王是最好殺的,到時候,這三個人一死,誰能和他爭?”武媚盯著秦懷道反問了起來,而秦懷道則是坐了下來,仔細的想著這個事情。

    “老爺,現在真不是稟報的時候,當務之急,是去查賬,查出李泰的問題出來,然后才能去陛下那邊狀告李泰,

    但是這樣,也等于把李泰給得罪死了,如果李泰能夠翻身,那么老爺你就必死無疑,他肯定會弄死你的!”武媚盯著秦懷道小心的說著,秦懷道點了點頭。

    “老爺,現在你該命令人馬上去娶造紙廠和印刷廠的賬本!”武媚接著對著秦懷道說道。

    “好!”秦懷道聽到了,點了點頭,就準備讓家兵去取了。

    “老爺,老爺,快看東郊那,冒煙了!”這個時候,一個家丁指著東面的天空,對著秦懷道說著。

    “大爺的!”秦懷道一聽,就知道事情大了,麻煩了,李泰比他先手一步,肯定是在燒造紙廠和印刷廠,想要燒毀那些賬本。

    “集結家兵!”秦懷道大聲的喊了一句。

    “老爺,你不能去!”武媚跑了出來,拉住了秦懷道。

    “不怕!”秦懷道馬上對著武媚說著,他不去不行,這兩個工廠,可都是自己設計的,也關系到天下讀書人的大事情,自己怎么能不去?

    bq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512真強大的武媚-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貞觀賢王》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大眼小金魚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北京单场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