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次元游歷日記 -> 書目 -> 第6章·烏魯克的愛麗絲小姐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6章·烏魯克的愛麗絲小姐

    “大叔,對··切得薄一點”

    “這玩意真的能賣出去嗎?就這么一點點肉··”

    大叔一臉苦悶的切著魔獸腿上的人,雖然一開始并不想要接受張哲的好意,因為送給他點食物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現在這么做的話··

    大叔看了看張哲,張哲依然興致勃勃的在安裝著那個奇怪的裝置,看上去似乎也像是一個烤架,既然他都這么做了··那么自己也就當陪年輕人胡鬧一會吧。

    “大叔,你放心吧··絕對很好吃的!”

    “嗯嗯,我馬上就切好··對了,我外甥女一會會過來幫忙,你看到了招呼我一聲啊”

    “好的好的”

    張哲笑嘻嘻的答應了大叔,天色還早··距離深夜還有一段距離,畢竟現在也只是黃昏而已··張哲將手中的設備都安裝好之后,拿起了串子開始串了起來。

    不一會身旁的盤子已經裝滿了小山般高的肉串,就在張哲打算點火教大叔怎么制作的時候,一道清脆如黃鸝般的聲音從張哲的身旁傳來··

    “這是,什么啊?”

    張哲沒有回答,淡定的扭過頭看去··一頭柔順的黑發,加上精致的面容以及一雙湛藍色的美眸,黃金般比例的身材加上暴露在空氣中柔嫩的肌膚,張哲默默的點了點頭。

    少女用一雙美麗的眼眸望著張哲,似乎很奇怪張哲為什么在這里一樣,而張哲也反應了過來,連忙大聲的對著店內的大叔喊道··

    “大叔,人來了!”

    “哦哦!,愛麗絲··你先陪張哲弄一下吧!”

    大叔的聲音從屋內傳了出來,而張哲也知道了面前美麗少女的名字,愛麗絲嗎?一個非常不符合這個時代的名字呢!應該說是很大眾化嗎?

    不過在這個時代,應該算是獨一無二的名字吧?不過有一點奇怪的是··張哲與愛麗絲對視著,她的眼中依然充斥著疑惑。

    “怎么了?愛麗絲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話能不能幫我把這些肉串拿到那邊去呢?“

    “沒有問題哦··”

    愛麗絲輕松的將小山般的肉串搬了起來,眼睛最后還打量了張哲兩下,然后才走向了不遠處空著的桌子,隨后將裙擺一捋,然后坐在椅子上就這么看著張哲。

    雖然不介意美少女的視線,但是如果一直被看著的話,就算是張哲也會有點不適應的感覺,畢竟他現在還在忙,別人卻淡然的看著·

    “愛·”

    “張哲對嗎?你是哪個城市的人啊?”

    還沒等張哲開口,愛麗絲的聲音就打斷了張哲的話語,溫柔的聲音如同流水一般傳入張哲的耳中,而張哲的表情則是有些糾結,畢竟他甚至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什么城市。

    唯一知道的也就是這個城市叫烏魯克,說起來··吉爾伽美什好像沒有給自己安排住處吧?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住在這里似乎也是一個挺好的選擇。

    “我只是一個旅行者而已,我來自遙遠的東方國度哦”

    張哲半真半假的對著愛麗絲說道,而愛麗絲也歪著頭,似乎并沒有聽懂張哲的話語一樣,但是旅行者她還是知道的,遙遠的東方國度則是一個為止的地點。

    愛麗絲用著湛藍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張哲,似乎是想要看出他的真實答案一樣,見到這里張哲毫不猶豫的開口說道。

    “嘛,不要在意這些小事情了,過來幫幫忙,把剩下的肉都串上,我要開始了·”

    “好哦~”

    愛麗絲走了過來,張哲也將手中串好的食物拿來,走到了身旁的烤爐邊,一個不響的響指成功點燃了里面的燃料,火焰伴隨著微風逐漸的變的兇猛。

    見狀張哲毫不猶豫的將手中的肉串放了下去··

    “說起來,愛麗絲·烏魯克有學校嗎?”

    “沒有哦··學校是什么?”

    “那么你白天都在做什么呢?”

    “白天,在婆婆的花店里打工哦··'

    在花店里打工嗎?意外的是個不錯的工作呢,不過自己之前也答應過吉爾伽美什,所以偶爾還是要去戰線上幫忙的,和平的日子過不了多長時間。

    那些魔獸估計再過一段時間技能突破這道防線了,畢竟人類的補充速度實在是超不過野獸,看著戰線的樣子··能再堅持個幾年嗎?如果加上英靈的話,能在堅持個幾十年吧?

    不管了,到時候自己早就不在這里了,在意那么多也只會讓自己的內心變得難受而已。將最后的一味佐料撒上之后,張哲將手中的肉串放到唇旁,隨后狠狠的咬了一口。

    “嗯,味道不錯,愛麗絲要嘗嘗嗎?如果不介意的話,那么這個就是這間店以后的主打產品了”

    “哼哼,讓我嘗嘗~”

    愛麗絲將手中的串子往桌子上一扔,大步的跑向了張哲,就在靠近張哲的時候腳丫不小心踩到了衣服上,伴隨著一陣拉力整個人失控向著張哲倒去。

    張哲見狀迅速伸手扶住了愛麗絲,不過因為她剛剛踩了一下的原因,身上寬松的服飾緩緩的落了下來··整個房間內落針可聞,望著面前臉色已經變成紅蘋果的愛麗絲,張哲閉上了眼睛··

    “咳咳,我什么都沒看到··”

    “唔·嗚嗚·”

    愛麗絲急急忙忙的將衣服套上,隨后鼓著臉氣呼呼的盯著張哲,似乎在說為什么不順便抓住衣服一樣,就在兩人越靠越近的時候··大叔恰好推開了房間的門,端著切好的肉走了出來。

    剛一出來就看到了羞惱的愛麗絲和閉著眼睛的張哲,大叔愣了一會··隨后反應過來了什么,怪不得這個混小子想要在自己的店里工作,怪不得··

    原來是和自己的外甥女認識啊?你早說不就好了嗎··真是的,讓長輩們操心,不過既然都這樣了,那么自己也可以順便考察一下他的心性如何。

    “咳咳,我把肉放這里了,你們繼續··”

    “唔··”

    “大叔,不是你想的那樣!不要誤會啊!”

    大叔笑瞇瞇的看了看張哲,隨后轉身回到了房間內,看著面前的愛麗絲··張哲也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不過畢竟看到了她的身子,自己還是道歉吧··

    “那個啥,我真的啥都沒有看到,這只是個意外··”

    “唔姆?”

    “那個就是··你想吃糖果嗎?”

    張哲糾結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只得從口袋中掏出了幾塊糖,望著張哲手中的糖果,愛麗絲意外的沒有伸出手接過,反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眼淚在眼眶中不斷的打轉,似乎要哭出來了一樣,見到她這幅模樣張哲慌了神,他有許許多多害怕的事情,但是最害怕的還是女人的眼淚。

    “你·你不要嘛,這糖果撥開外衣就可以吃了,我不要回報的,就當是哥哥給妹妹的零食吧”

    “嗚嗚嗚··”

    “這··”

    張哲一臉復雜的看著面前的愛麗絲,她不斷的用手擦去眼角的淚水,不過她為什么會哭出來呢?難道是看到了身子就必須嫁給自己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可真就麻煩了啊··只能用那個最后的手段了嗎?這一招一旦出現恐怕會血流成河啊,張哲皺著眉頭走到了她的面前。

    哭哭啼啼的愛麗絲也緩緩的抬起了連,一雙美麗的眼睛已經被淚水所濕潤··與此同時,一只溫暖的手掌輕輕的放在了她的頭上,緩緩的摸了起來··

    “不要哭了,如果有誰欺負了你告訴我,我去給你報仇,如果有什么委屈也可以告訴我,我會好好的替你整治他們·”

    張哲用他最溫柔的聲音對著愛麗絲說道,而愛麗絲的哭聲也逐漸的笑了起來,似乎是這招管用了,張哲的嘴角緩緩的揚起,雖然不知道她為什么會這樣··

    但是不哭了就好,萬一哭的時候被大叔給看到了,那么自己就算是十張嘴也不好說清楚啊。

    “好甜”

    “我這里還有一些,想要就都拿去吧!”

    張哲將口袋中的糖掏了出來,自己弟弟吃的那些糖果并不是糖果,但是想起來以后可能會碰到孩子,所以自己也就準備了幾塊糖果放在口袋中。

    看起來現在是剛好派上用場了啊,不過··張哲望著不遠處熟練的解開糖衣放入口中的少女,她熟練的樣子簡直不像是第一次吃這種糖果一樣。

    “張哲,能不能繼續教我呢?”

    “教你?教你什么啊?”

    “我想要打籃球”

    “哈?”

    -

    傍晚·八點左右

    張哲一臉蛋疼的看著面前的少女,鬼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籃球這兩個字的,不過看樣子她似乎接觸過未來的一部分東西,她身上唯一感到特殊的地方··

    唯一與周圍他人不同的是,她有一雙如同寶石般的眼睛吧?或許是這雙眼睛洞穿了未來也說不定呢?

    “你會玩籃球嗎?算了··簡單來說就是把球扔進那個框里”

    “嗨~”

    “不過前提是你得先過了我這一關主少國疑,我可是聯系時長兩年半的個人練習生張哲,喜歡籃··”

    張哲的話語還沒有說完,一道身影就如同風一般從張哲的身邊沖了過去,籃球與地面的碰撞聲不斷的傳入張哲的耳中,張哲緩緩的回過頭··

    一個漂亮的三步上籃,張哲的下巴都快杵到地上了,她真的是這個時代的人嗎?為什么籃球玩的這么溜啊?

    “張哲?怎么樣?”

    “挺厲害的,不過你是從什么地方知道籃球的呢?”

    “這雙眼睛哦,這雙眼睛可是能夠預知未來的哦!“

    預知未來的眼睛嗎?也算是一種技能吧?張哲看著面前的少女,但是她總不可能看到了幾千年后的世界吧?如果看到了幾千年后的世界··

    不會對現在的生活感到絕望嗎?如果真的是預知未來的話,那么是不是可以看到數萬年或者數百萬年的未來呢?稍微有點好奇了呢··

    “很神奇的眼睛呢,今天也差不多了··你跟大叔說就按照我那么做,絕對會受歡迎的!”

    “你··有住的地方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家還有空房間··”

    “不用了,我沒有錢,吉爾伽美什王也給我安排好了位置”

    張哲閉上了眼睛,這一趟的旅途意外的收獲不小,感應了一下旗槍的位置,已經停留在某處一動不動了,接下來只要循著感應去尋找即可。

    看了看身旁有些不舍的愛麗絲,張哲不由得感到了一絲好奇··她為什么會這樣?難不成是對自己一見鐘情了嗎?如果是那樣的話可就很尷尬了啊··

    “再見了,愛麗絲~”

    “再見了·哥哥”

    -

    迦勒底駐烏魯克大使館

    西杜麗小姐正在不斷的端著美食走出來,而原本只有幾個人的隊伍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擴編了一倍,西杜麗看了看角落中的旗槍,不由得有些好奇張哲的行動。

    不過在場的人倒是聊天聊得很快樂的樣子··

    “列奧尼達,張哲··是他的本名嗎?“

    面對著一個未知的英靈,大部分人還是想要知道他的名字,畢竟只要是個英靈就會留下相應的傳說,如果根據傳說切入的話,那么成為朋友的可能性很高,

    就算不能夠成為朋友,也可以避免觸及他的雷區,正式因為想到這里,藤丸立香才略帶試探性的對著列奧尼達詢問道。不過列奧尼達十分爽快的樣子。

    畢竟張哲是【貞德】那位圣人的話肯定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的··雖然看上去不像是圣人,但是男性貞德也不是不可能存在的。

    “張哲的真名是貞德!”

    “貞德?”

    “前輩!貞德小姐我們也見過啊··”

    瑪修和藤丸立香面面相覷,似乎不敢相信那個渾身血污拿著一桿破爛旗槍的張哲是真的一樣,畢竟貞德她們也見過了,甚至還碰到了黑色的貞德。

    但是男性的貞德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啊··

    “前輩,阿爾托莉雅小姐傳說中也是男性啊··”

    “這··”

    “什么?貞德居然還有男性的存在嗎?不··也不能否定有男性真的的存在,說不定他屬于幻想系的英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得到他的幫助絕對是一大助力!”

    一道略顯急促的聲音從盾牌處傳了出來,瑪修和立香同時扭過頭看去,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男人正一臉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屏幕,準確來說應該是投影的存在吧。

    畢竟對面看上去有些模糊,藤丸立香看著突然冒出來的醫生,不由得開口詢問道··

    “幻想系的英靈?”

    “啊,就是存在與他人幻想中的英靈,這種類型的英靈從某種程度上甚至能夠媲美神靈級別的英靈,所以即便是不能夠成為朋友,也盡可能的不要樹敵”

    “羅曼醫生,可是他如果是貞德的幻想系英靈的話,那么應該也是非常和善的吧?”

    瑪修回想了一下貞德,那個時候的貞德小姐十分的可靠,雖然黑色的貞德小姐有點嚇人,但是不能夠否認貞德小姐是一名值得信賴的從者。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作為幻想系的張哲應該也會··然而接下來醫生的話語毫不客氣的擊破了他們的幻想。

    “不,正因為是幻想系的英靈,所以才無法得知他們的性格特點,不過從你們之前說的情況上來看,他估計不是什么特別瘋狂的存在··”

    “哦?那么他是什么樣的存在?”

    “能夠正常的思考,不過唯一需要小心的是千萬不要惹他生氣,不然他可能會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來,畢竟我們誰都不知道他有著什么樣的寶具,根據列奧尼達的描述,那種程度的攻擊堅持了那么長時間,估計寶具會很··”

    羅曼皺著眉頭分析著,全然沒有發現對話的人已經從女聲換成了男聲,而張哲則是略帶好奇的打量著屏幕中的羅曼醫生,他是這么看自己的嗎?

    “那個醫生··”

    瑪修的表情有些難看,畢竟當著人家的面說人家,這實在是有點不好··但是羅曼完全沒有在意的樣子,依然自顧自的說著他的分析。

    “總而言之立香,一定要小心和他的交··”

    “喲,你好啊··白大褂的醫生?”

    “臥槽··”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6章·烏魯克的愛麗絲小姐-玄幻奇幻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次元游歷日記》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逆熵3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北京单场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