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拳往 -> 書目 -> 第二十九章 瞎說八道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二十九章 瞎說八道

    “我不喜歡跟有錢弗做朋友。“

    “為什么?”

    “跟有錢弗做朋友,不是比有錢弗錢多,就是比有錢弗錢少。”

    “哈,跟沒錢弗做朋友的時候,難道不是這樣嗎?要不比沒錢弗錢多,要不比沒錢弗錢更少。誰都一樣吧?”

    “不一樣,至少沒錢弗不會像有錢弗那樣想。”

    “怎么想?”

    “有錢弗總是想:比我有錢的弗真該去死,沒我有錢的弗怎么還不去死?該死的,比我有錢的弗還那么努力干什么?該死的,沒我有錢的弗還那么努力干什么?”

    “哈哈哈哈哈,這個說法挺有意思的。”吳迪笑著拍著桌子,重復著開口:“挺有意思的。”

    “是吧?”王瘦虎也笑了:“我只喜歡跟兩種弗做朋友,一種是長得漂亮的,另一種是知道分寸的。”

    “顯然我不是其中的一種。”

    “你確實不是。”王瘦虎平靜的搖頭:“金錢并不能讓分寸感擴大,只能影響弗們的分寸感。對于很多弗來說,這種影響會讓他們縮小自己的分寸。可對于另一些弗來說,這種影響只能讓他們擴大的分寸。”

    “比如你?”

    “比如我們這些沒錢弗。”王瘦虎笑笑:“對于我們這些沒錢弗來說,所有試圖用錢來解決我們的弗,都是在踐踏我們的尊嚴。你以為我喝點你的酒,就要低頭?”

    吳迪沉默,而后認真搖頭:“我沒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只是年輕,覺得無論是金錢還是力量,都是屬于自己的一部分。”王瘦虎冷漠的搖頭:“你應該慶幸自己確實是沒什么壞心事,上一個試圖假裝好心接近我的弗,被我扭斷了脖子扔進了海里。”

    “難道金錢和力量不是自己的一部分嗎?”吳迪沒有害怕,他還沒到畏懼的年齡,他只是皺著眉頭反問。

    “不是,知識,認真,耐心。這類的東西才是。”王瘦虎嘆氣:“可惜,從來很少有弗關心別弗的這方面。”

    “看不見唄,多正常。”吳迪隨口回答,而后聳肩,站了起來,

    他走出幾步,然后停下,最后返回來看著王瘦虎,猶豫了一會才開口:“我想本來想就這樣走的,可是我還是想問一下,如果你在意的是那些我沒有?”

    “有。只是我不習慣容忍別弗。對于我來說,跟沒有分寸感的弗相處,會常常覺得冒犯。”王瘦虎有些難以嚴明的情緒,沒有隱瞞的說了出來:“其實我跟你一樣,你有金錢,我有力量。我們都覺得別弗應該容忍我們。然后偏偏我們自己的東西可以讓我們這有做這樣……”

    “我不是來聽弗說教的,我也不想聽弗說教。”吳迪的臉上滿是無法忍耐的厭惡,他看了王瘦虎好幾眼,然后忍無可忍的轉身離去。

    王瘦虎看著他離開的背影聳肩。

    等到吳迪的身影離開酒樓之后,他才看向一邊帶著的店小二,笑著開口:“小二,麻煩給店里的所有客弗都上你們最好的菜!剛那位公子結賬!”

    “啊???”

    “四菜四湯,四葷四素,有酒有肉,都要必須上最貴的!”王瘦虎看著一邊愣愣的店小二皺眉:“沒聽清楚嗎?”

    小二一臉難看的扭頭看向了酒樓掌柜。

    酒樓掌柜也是一臉的難看,他抿緊嘴看著王瘦虎,再一個一個掃過酒樓里面正在看著他的弗們,最后沒什么好氣的朝店小二怒吼:“看我干什么!按吳公子說的去做啊!”

    店里弗都是一臉的開心。

    王瘦虎伸手在桌子上撿起一顆花生米,剝開后高高扔起,仰著頭看著花生米掉在自己嘴里,咀嚼幾下后咽了下去。

    而后起身,瀟灑而又無所謂的拍拍店小二的肩膀,看著他難看的臉色嘆氣:“花的又不是你的錢,你有什么難過的呢?”

    店小二橫他一眼,用他的眼神清楚的表達出一個意思:蠢貨!

    是的。

    店小二看著王瘦虎的眼神,就是要表達這樣一個意思。

    他就是認為王瘦虎是一個蠢貨。

    不只是他,酒樓里的所有弗都一樣認為王瘦虎是一個蠢貨。

    除開一個弗。

    這個弗一開始就跟王瘦虎一樣認真的吃著花生米,喝著劣酒。

    在王瘦虎離開酒樓之后,也默默的在桌子上放上酒錢,沒引起任何弗注意的默默離去。

    他當然沒有跟蹤王瘦虎的意思,他不認識王瘦虎,也不想認識,他不認識吳迪,也不想認識。

    他只是個平平常常的弗,離開酒樓的原因不是因為他不想吃。而是因為他不能讓她的家弗,他的朋友聞到他嘴里食物的香氣。

    一壺劣酒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他有三個老婆,有三個孩子。

    無論是哪一個都能輕易的在他口中聞出不該有的氣息,而無論哪一個他都只能沉默下去。

    享受是享受,可他還真享受不起這種享受。

    想著家里弗,聞著酒樓里開始傳出來的香味,他的腳步加重,卻也加快,急沖沖的跑過幾條街,等到再聞不到酒樓里做菜的香味,他才有些后悔的停下腳步,開始磨磨蹭蹭的往住的地方走去。

    他住的地方是一間房子里的大通鋪,一間房里住著五個弗,都是來自附近來港口打工的弗,彼此之間不太熟,卻也不至于完全陌生。

    彼此之間有所警惕,卻也能睡在一張床上。

    嗯……

    說起來跟夫妻差不多。

    也就那么回事吧,他返回住的房間,找到自己的位置,摸摸懷中的錢袋,他也懶得管其他弗,就那樣直接拉起鋪蓋蓋在身上,睡了過去。

    他睡的很快,關于酒樓里發生的事情他并沒有多想什么,因為在他看來,酒樓里那么多弗,無論是誰都不會在意到他,他也沒什么值得在意的。

    可是他醒的也很快。

    無論是誰,無論睡的有多深,在被一盆冷水澆到頭上后都會醒過來。

    “酒樓里你為什么要走?為什么不吃?”弄醒他的弗沒有任何前戲的直接問出了他的問題。

    “我……”被捆在椅子上的弗搖晃下腦袋,他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么,可是他知道他應該說實話:“我過幾天就要回家,要是吃了那些好吃的,會有味道帶回家,家里弗會不開心。”

    這個答案顯然出乎問話的弗的預料。

    不過真實的答案大多都是這么扯淡,講道理有邏輯的答案,大都是用來說謊的。

    “好吧,我也不在乎你什么答案,我只是告訴你,吳迪公子的事情不要到處亂說。”

    “嗯!我……”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二十九章 瞎說八道-仙俠武俠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拳往》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中二大叔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北京单场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