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神級奶爸 -> 書目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第二次交鋒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第二次交鋒

    數日后。

    眾人先回到了天雙星。

    隨著陸續人的回歸,似乎只有寥寥數人,還沒有消息。

    其中便包括妮娜,菲琳娜,張木,幽火等少數。

    眾人猜測應該是在其他地域,都知道浩天星界,歸途有個數年時間,也是正常的事情。

    “對了。”

    岳無為坐在旁邊,突然想起了什么,說道:“在我封印古武界入口的時候,我發小消失的那些光門,似乎有一絲能量蠢蠢欲動,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光門會再次開啟,到時候里面的骨魔數量會暴增。”

    張漢聞言沉吟了下:“等光門再次出現,去里面看看,應該會有些秘密。”

    “那是一片廣泛的世界,容易迷失,不過有你在,我們能探測的深一些。”岳無為點點頭。

    對此眾人也有些好奇。

    光門他們都去歷練過,里面都是些骨魔,就是各種人形或者獸形的骷髏,一打就碎,戰斗力比較低,沒有神志,戰斗力高的也不算離譜,里面像是一塊大陸,他們覺得現在隨便去一個人,都能橫掃一個光門。

    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看張漢和岳無為那一絲慎重的神色,他們突然發覺,光門世界仿佛非同一般。

    連岳無為都無法到達深處,可想而知其中恐怖。

    不過那種級別的事情,也不是大家能操心的。

    目前也沒什么問題,只是以后的事情。

    “這次去浩天星。”

    江晏藍看了眼劉教官,說:“咱們第一戰區見。”

    “咳,我不回天煞宗了唄。”劉教官說:“我也不樂意當奸細,要不我直接加入劍宗吧。”

    “誰稀罕你?”江晏藍翻了個白眼:“也不需要你當奸細,我要揍你,像以前那樣。”

    想起曾經的事。

    劉教官看上江晏藍了,用他比較騷包的方法,不斷挑釁,結果江晏藍揍的順手,還揍出感情來了。

    愛情的火花總在不經意間出現。

    “你想叛宗?我打死你!”沐雪叫道。

    “的確欠打。”許勇笑道:“咱們的隊伍,你看,真武宗有冷月,阿虎,老孟,江兵,云飛陽,天煞宗有沐雪,劉教官和我,劍宗有江晏藍,山院長,還有老板,萌萌,是最厲害的,交戰的話,真武宗看熱鬧,劍宗和天煞宗打,咱們勢單力薄,也不是對手,劉教官你還想當奸細?”

    “沒有,我啥時候說要當奸細了。”劉教官一本正經的搖頭。

    “還真挺有意思,咱們新月山在四大宗門內戰,老板在劍宗,那劍宗肯定贏,剩下的,赤霞宗沒有,咱們真武宗和天煞宗可以較量一下啊。”阿虎笑道。

    “說正經的。”許勇說道:“天煞宗弟子兇悍沒錯,但其實還挺不錯的,環境中競爭激烈,但又不是弒殺那種,真奇怪,天煞宗和凌海劍宗是怎么打起來的,一百多個戰場,有七成是兩宗主場。”

    “天煞宗和凌海劍宗只是最激烈的兩宗。”岳無為淡淡一笑,說道:“四大宗門的競爭一直都在,不斷消磨對方實力,以達平衡的目的,你們這些在宗門有名氣的高手,在別的宗門都掛了名,如果殺了,獎勵豐厚,這就是各司其宗了。”

    “不管他們怎么打,咱們都是新月山的崽兒。”老孟說了句。

    “孟叔啊。”萌萌突然來了興致:“聽說你這次回去和魯果老師約會還挺成功的?你倆都談戀愛了吧,你都不應該出來,你看看我爸,那時候追我媽可時時刻刻都陪著呢,你也不怕魯果老師被別人搶走。”

    “咳咳咳,這個,呃,我們兩個,我還沒求婚呢。”老孟老臉一紅。

    “你小子裝什么。”趙風笑罵:“下次回去,趕緊求婚,三年內也別出來了,咱們小公主都知道,別耽擱人家魯果,你小子還不知道咋回事嗎?”

    “嗯,下次,下次一定辦正事。”老孟笑了。

    這是戀愛的笑容。

    有說有笑,氣氛融洽,宛如一家人,這就是新月山的凝聚力。

    同樣也是吸引大家,也是讓大家所守護的。

    像冷月,不說什么,話少,但在旁邊看著,嘴角也有一絲笑容。

    他們的小家,都在新月山上,無數個小家匯聚成一個大家。

    到了附屬星。

    隊伍分開了。

    張漢一行人,來到空間站。

    “例行檢查,我去,張雨萌?拜見張雨萌長老。”

    當看到萌萌后,空間站的弟子紛紛拱手行禮。

    萌萌起初見狀愣了愣,但隨即小臉一淡,雙手背負:“平身。”

    平身是什么意思他們也不知道,都紛紛抬頭看著萌萌。

    “好好做事,宗門不會虧待你們的。”

    萌萌裝模作樣的說了句,隨手扔出十幾塊中品晶。

    “謝謝長老。”

    數位弟子驚喜,敬佩的目光中,一行人進入浩天星大氣層。

    當張漢看到這一幕,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容也止不住:果然還是親生的,行事風格和自己都很像。

    他也不想想,這么多年,萌萌都是在他的諄諄教導下長大的啊。

    要不是紫妍在旁邊監管,怕是會讓張漢教出個肆無忌憚的小魔頭。

    孩兒娘還是很強大和兇猛的,在外是月皇,在家就是個溫柔的女子。

    嗖!

    飛行器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

    空間站的人通知宗門的朋友:張雨萌長老回來了!

    很多人漸漸知曉,這件事也傳蕩開來。

    南岸第一人張雨萌,出去歷練數月歸來。

    這次她是否會延續傳奇,挑戰北岸第一人云寒?

    “戰!”

    無數劍竹峰弟子高呼:“戰云寒!”

    “成為宗門年輕一代第一人!”

    “......”

    呼聲很大,北岸的人知曉了,冷笑:“云寒師兄豈會怕你張雨萌?”

    然而有熟悉的人在云寒這里,問:

    “云寒師兄,現在外面都傳著張雨萌要來挑戰你,以張雨萌善戰的性子,怕是真會來,你得準備準備,給我們北岸爭光啊。”

    云寒一臉莫名其妙:“爭什么?”

    “爭光啊。”

    云寒:“什么光?”

    “爭光。”

    “爭什么光?”

    “???”

    看著數人懵逼的臉色,云寒長長的吐口氣:“我和天狗聊過了,他有底牌沒出,但他認為張雨萌還有更多的底牌,他八成不是對手,而我就更不用說了,我連天狗都打不過,又豈是張雨萌的對手?”

    “那我們必輸無疑?”

    “嗯,必輸,但我不會輕易認輸,想要打敗我,她也要認真對待。”云寒在這方面也有強大的自信。

    然而萌萌回來后,并沒有去挑戰云寒。

    她也從江晏藍的口中得知,云寒并非天狗對手,想了想,也沒必要去了。

    對宗門年輕第一人的稱號,萌萌并不在意。

    此時。

    天狗正和三十多個師弟師妹吹牛逼。

    “我在第一戰區混跡那么久,年輕一代能讓我忌憚的還沒有,天煞宗不過如此。”

    “不過也有些比較厲害的人物,對你們來說,見到也要避讓.......”

    嗖!

    一道身影從遠處飛來。

    “張雨萌?”

    天狗愣了愣,站起身看向那邊。

    “是張雨萌,她來了。”

    “天狗!”萌萌在遠處說道:“見到本長老還不快快行禮?”

    天狗:“......”

    “呵呵呵,見過張雨萌張長老。”天狗笑瞇瞇的說道。

    “拜見張長老。”

    那些師弟師妹說道。

    “嗯。”

    萌萌神色有點享受,微微點頭,說道:“什么時候戰?”

    “你是說?”天狗沉吟了下。

    “你的神風犬王呢?”萌萌問。

    “要不就現在?”

    “找個地兒吧。”萌萌淡淡說道。

    “要不還是......”天狗說著,突然頓住了話語,他眼珠滴溜溜一轉,傳音道:“還是在九河峰上怎么樣?地方小了,我的神風犬王也施展不開。”

    “行。”

    “我稍后就到。”天狗說了聲,起身揮手道:“我和咱們張長老有約,我倆要去談談情說說愛,你們先散了吧。”

    “天狗師兄,你胡說八道的本事又厲害了。”

    “真的。”天狗正經的說:“你沒看她對我講話都笑瞇瞇的嗎?呵呵,年輕人,我泡妞的時候,你可能還是一滴液體。”

    天狗也是出了名的實力強能吹牛逼,偏偏一些同門師弟樂意聽,這也是天狗人氣不錯的原因,他還挺喜歡和一些師弟師妹交流,偶爾教一兩招對戰經驗,這就讓他們不枉此行了。

    當人群散去后,天狗拿出通訊器:“通知一下各大峰的首席弟子,第一人,我天狗和張雨萌,在九河峰上,進行第二次交鋒,這次屬于私密性,他們可以觀戰,但不要帶太多人。”

    天狗不喜歡偷偷摸摸的戰斗,神風犬王,對其他宗門的人來說,有可能是殺手锏。

    但宗門的一些天驕還是可以相信的。

    沒觀眾不爽,他吩咐人去叫那些天驕弟子。

    當這幫人聽說:天狗和張雨萌在九河峰上第二次交鋒。

    頓時就驚了。

    “難道天狗上次沒全力出手,這次是真正的戰斗?”

    云寒得知消息,有些愕然,隨之笑了:“我就說吧,張雨萌未必會挑戰我,走,去看看他們的第二次交手。”

    “估計這次會更精彩啊,私密性戰斗,怕是天狗會出一些真正的底牌了。”

    被通知的人,無一例外,全部動身趕往九河峰。

    連天宸長老,和其他不少宗門長老,護法,也都紛紛動身。

    同時也好奇,張雨萌回來第一天,這就要和天狗再次戰斗了?

    第二次交鋒,誰能更勝一籌?

    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第二次交鋒-都市娛樂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神級奶爸》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單王張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北京单场怎么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