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南宋風煙路 -> 書目 -> 第146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7)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146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7)

    “錐處囊中,其末立見。徐轅自認為識人很準,若再給李全十年光陰,他有機會成為主公那樣的豪杰。戕害吳當家,他完全可以為了他的前路。其一,吳當家在世之時,二當家遇事必商量的人是吳當家,李全的地位絕不會像現在這般后來居上;

    其二,吳當家這兩年一直為主公暗中管控李全,李全若發現,便有足夠的決心甚至緊迫感除去吳當家。在徐轅看來,吳當家算得上二當家和主公的伯仁,是因你二人的看重和交托而死。”徐轅說起李全的殺人動機,吳越的原罪是攔路。

    “那李全又為何要害一個對他的前路沒那么大影響的姜薊?”楊鞍鐵青著臉。雖然徐轅因為要回避江星衍而刻意沒主動提姜薊,但楊鞍清楚得很,林阡對李全的“管控”根源于箭桿峪之敗和姜薊之死。那一戰李全的抗命行為楊鞍也看到了,但楊鞍覺得那只是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能立功救紅襖寨李全就是個英雄,不應該被林阡猜忌。

    “怎會沒那么大影響?當年的李全,正是為了爭功,希望主公眼中最亮的人是他。”徐轅回答,面不改色,“姜薊、百里飄云、江星衍、柳聞因,若非在箭桿峪或死或殘或被俘,戰功哪個不比他李全耀眼?卻可惜,一戰全誤。”

    “這般看來,并不聰明,其余全誤,他都沒找人分攤嫌疑……”展徽蹙眉,言下之意,李全的抗命不似蓄意、更像無心。

    “急于拔尖,他覺得世人都和二當家一樣,認為他只要能救紅襖寨就是可用之才。”徐轅說到了楊鞍的心坎上。

    “鞍兒他,寧可信情誼,不肯信權謀……”劉全理解地說。

    “憑何我主公就得比別人的標準高?”徐轅強忍憤懣,為什么你對林阡卻寧可信權謀,就因為林阡經歷多、人際關系復雜嗎?

    楊鞍滿頭大汗:“假設,真如天驕所言,箭桿峪之戰李全急于表現而露陷,后來的漣水之戰他更是因激進而被擒。可怎么和鄧唐之戰和濟南之戰那位風格沉穩的內奸合二為一?豈非前后矛盾?”

    “不矛盾。風格不同,目的都是一樣。”徐轅搖頭,“亂世中,有人求的就是個功成名就,一條路嘗試不通自然換條路走。箭桿峪之戰以前,李全都是韜光養晦,可惜卻得不到主公注意;漣水之戰,李全于是便放手一搏。盡管努力嘗試過,他依然不曾得到主公的賞識甚至還適得其反,索性便回到了沉默寡言、臥薪嘗膽的本性。現如今,他更是連我主公都想取代,策劃得自然要比昔年嚴密。”

    徐轅認為,楊鞍之所以把李全看成了當年的林勝南,正是因為李全他就是這樣故意設計和置換的!他就是想利用這樣的印象,輕易駕馭楊鞍,繼而實現他的遠大抱負。“君子之所取者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李全有所待、有所忍,本是百年難遇的人才。然而,太過尖銳,難免雙刃,須悉心引導,方能成大器。卻可惜,李全不知何故脫韁,竟朝著反方向漸行漸遠了。”

    

    帳內一時間安靜如死,楊鞍重重嘆了口氣。本質上仍然斷裂的證據鏈,隱隱被徐轅的一席話牽引得近乎相連,可是在楊鞍心里,那終究是“近乎”啊:“天驕,你說得都有道理,然而,你的前提是‘這一戰的證據能夠支持和覆蓋先前的每場戰事’。實際情況卻是,誰都無法肯定每一戰都是連環的相互聯系的。眼下唯一的證據在濟南這一戰,先前的幾起命案仍然口說無憑,所以,不能用這一戰的證據去驗證前幾戰的動機從而咬定李全犯罪。”

    “二當家,我先前也說過,他雖沒有,主公更加沒有。至少現在經過這一番分析,兇手的可能性,他九成,主公一成。”徐轅說。

    “鞍哥,勝南身上線多、復雜,不代表他就是權謀家。”楊宋賢也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勝南是什么人,您還不清楚嗎。”

    楊鞍仍然猶豫,不支又躺下身來,虛弱地咳了幾聲掩飾傷懷。

    徐轅知道窮寇勿迫,所以不再咄咄逼人:“我總算知道主公的‘雙肩挑擔,也能行路’來自何人了,你倆都一樣理想純粹,希望每個兄弟都好。”苦笑:“二當家還記得嗎,兩年前,主公他幫你辦到過。如今,只要你還信任他,把李全交給我,未來也許能兩全……”

    正說著,外面的打斗兀自停了,幾個少男少女先后來見,帥帳里的當家們這才回過神來——柳聞因和李全的切磋已然中止,他倆的平衡原是被押送楚風月回來后的楊妙真打破:“自己人,何必這么糾纏。”她帶著他倆笑盈盈地回到局內,這并不是徐轅最希望的時機。

    “唉,我該給李全兄弟自己解釋……”楊鞍的臉色倏然亮起。平心而論,徐轅也知道,作為主帥理應兼聽則明。

    “鞍哥,該解釋的我都解釋了啊……”李全一臉迷茫,好像還在解釋他為什么救楚風月。

    柳聞因進得帳內就對徐轅示意慚愧,沒能再多打一會兒。看見她和徐轅舉止親密,楊妙真忽而咳了一聲,好像是狐疑地八卦他倆關系:“聞因?你和天驕?”

    “還未告訴妙真,我已和徐轅哥哥定親。”聞因微笑。

    “所以也難怪適才天驕把楚風月捆那么緊,情意比往年生分得多。聞因小妹子,細細看來,真比楚風月更適合天驕……”楊宋賢努力穩定著徐轅心意的說服力。

    沒想到下一刻楊妙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地撬動了聞因心意的說服力:“定親?天驕會比師父更適合聞因姐姐嗎?”

    

    語驚四座!群雄全都愕然甚至驚恐,包括彭義斌、楊宋賢都咋舌,當然徐轅、楊鞍都詫異,柳聞因自己也一愣:“妙真……”

    妙真狡黠的鳳目透露出她的不懷好意:“大圣山,聞因姐姐對我說起過你對師父的心意,‘我只求他能活著,哪怕就是個魔,只要在我眼前、在我身邊。’聞因姐姐對師父愛得如此深沉,感天動地,才過多久,就能完全放下師父,和天驕卿卿我我?”

    謊言如何換來誠意?瞬然,徐轅前期建立的優勢全被楊妙真推翻,成也聞因敗也聞因!聞因眼中霎時噙淚,難以置信她最信賴的妙真居然是敵人!

    裂縫一生,漏洞四起——徐轅適才的論點看似完美怎就沒有破綻?海上升明月所謂的傳遞情報還不是你徐轅說了算,你完全可以自導自演自圓其說;楊宋賢說不可能有那種來無影去無蹤的高手,楊宋賢說的每一句話都可以是被徐轅收買了想咬死李全!

    不過,就算楊妙真幾乎證實了徐轅失信,楊鞍都沒有立刻發難,好像,又在優柔地給徐轅找理由?

    楊鞍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在信任和疑惑之間到處漂移,居無定所,永不靠岸。

    “難怪去年在河東我向她求婚時,她曾拒絕,原是因為心里暗戀主公啊。”徐轅這是一句真的恍然大悟,話畢,卻是淡定地握起聞因手,“感情的事瞬息萬變,大圣山的青面獸,會讓妙真姑娘失望,自也會令聞因斷情,她就在那時起轉投了我的懷抱。”

    “正是這樣。主公即使成青面獸了,都還是只喜歡盟主一人。妙真你哭著離開他時,是否和我一樣心情?”聞因順勢反將一軍,直接把楊鞍心中關于妹妹為什么哭著回山東的芥蒂都抹消了。

    楊妙真柳眉輕蹙,冷哼一聲:“真的兩情相悅?那還何必定親?何不直接結親?”

    “好啊,近來紅襖寨諸事不順,鞍兒又受此重傷,倒是想有喜事……不過,天驕結親,會否草率?”劉全先喜,后問。

    “天驕,如蒙不棄,您與柳姑娘,在此間舉辦婚禮?何如?”楊鞍將信將疑地問。

    “怎樣,敢嗎。”妙真半帶看破地笑。

    “那就麻煩各位了。”這當兒就連一點遲疑都不能有,徐轅狠下心來說好。

    “可是……”聞因只敢把否決放心底,她知道她不能誤了林阡哥哥的大事,可是也萬萬不愿意誤了自己的愛情!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146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7)-仙俠武俠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南宋風煙路》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林阡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北京单场怎么买